總幹事的話

現今的牧養挑戰

 

今日堂會面對不斷改變的時勢,難免有各自的掙扎 ,包括理念、立場、對未來不確定的恐懼等。但我們仍具相同的想法:如何在充滿挑戰的年代繼續作主門徒,在地上發光發熱,直至主再來(Parousia)的日子。以下是在一個教牧聚會內,不同堂會牧者的體會及分享,容我們細嘗並得着前輩們的屬靈提醒,並在禱告裏學習互相支持。當中的分享全屬講者個人的領受 ,盼望在面對挑戰的年日,眾堂會仍可繼續作「得人漁夫」,並忠主所託。

1. 堂會(一)

現時因防疫限制,只可讓最多50%會眾同時出席崇拜,這情況不論在牧養或肢體互動上均不理想。肢體缺乏見面機會,自然減少在靈裏深交的時間,如沒其他方式補足,關係會變得疏離。當全面回復實體崇拜時,不論是參與人數或堂會經濟,也不確定會出現怎樣的流失,故堂會將出現不少挑戰。在回應大使命上,堂會更需尋找新的出路,因現時仍有聚集限制,故堂會正嘗試加強與本地福音機構合作,在社區內接觸不同的社群,通過服侍繼續為主作見證。

弟兄姊妹在這兩年於堂會的參與度和歸屬感降低了,加上現時社會形勢充滿挑戰,所以在尋找願意承擔事奉人手也漸有困難。此外,肢體也可能因意見分歧,阻礙堂會工作和影響肢體投入教會事工的熱誠。故此,牧者正計劃加強小組肢體間的聯繫,預備迎見將來的挑戰。早前展開的高小福音事工,已漸有成果,盼望可承先啟後成為未來教會的根基。此外,信徒家庭分區小組聚會也是堂會發展計劃中部分內容。在社會形勢漸漸收緊的景況,堂會正學習如何面對可能出現的新規管。相信在未來的日子,信徒內必有加強和 “社會主流意見” 更多合作和教會應按其文化使命,致力改變社會的爭議。故盼望神學工作者可加強堂會在真理和聖經教導的支援,一同聯手齊作主工。

2. 堂會(二)

因社會運動和疫症打擊下,堂會已出現各種內部張力,例如:堂址內是否應以的手機程式作聚會出入記錄之用;堂會應否作為“地區居民加油站” 等等。這些討論也在會眾中容易產生兩極化的意見,因肢體或有強烈和不容易協調的立場,再加上在疫情中,堂會應如何參與社關服侍、如何在社關接觸中確保防疫工作實行,已令肢體間產生不少問題。現時社會事件的影響仍在,加上近期出現移民潮,堂會約有兩成會員正思想這事,

故堂會實需要加強關心那些正計劃移民的信徒,務求要走的、要留下的也得到靈內的餵養。堂會也積極通過不同服侍,同心合意地撒出福音的種子,努力繼續關心本區居民。
在面對複雜社會議題及不斷改變的社會期望和聚會人數下降、領袖考慮移民等問題多面夾擊下,如何領人歸向神、以禱告求智慧代替肢體間的猜疑,讓大家懂得如何分辨山羊綿羊,並按聖經教導牧養並建立領袖等事宜,實至為重要。

3. 堂會(3)

我們通過中心服務去見證主愛的實在,並且通過「全人發展」去展示不變的信心,令福音使命得以完成,這一直都是中心堂會存在的目標。中心堂會通過在會址與社區中心建立伙伴合作關係,在靈性上幫助中心會員經歷神的實在,並在生命中互相建立。除了長者外,小學生功課輔導班也是堂會接觸少年人的方法,特別在老年化的屋邨當中,長者和少年人的禾場都很大(不少兒童和祖父母同住)。由於現時中心地方所限,中心堂會不可設有教牧辦公室,這正是服侍最主要的難阻。現時我們每週約有40多人聚會,而功輔班也有十多個學員,故此我們也歡迎其他堂會繼續代禱和支持。盼望在可見將來,我們能遷移到新建的長者中心內繼續為主作工。

神學教育業界的回應

時移勢易,本年的年訓「任重道遠」,正好反映了現時社會的情況。按最新統計傳統教會參加崇拜總人數,已減少了數萬人,並且在「後社會運動、疫情、新安全法例」的年日,大家普遍相信將來堂會事務,將會被繼續加強管理。從前存在的事物也要改變,我們也要學懂人間沒再有永久不變的承諾,只有不斷更新的條例陪伴我們。日漸中央化的教會生態可能會在港出現,但教牧仍要牧養那些留下來的信徒,在靈裏、心靈內幫助他們。信徒領袖和教牧訓練,一直是我們神學教育的兩大支柱,因為沒有什麼東西是不能被取走,唯有聖經的教導和靈裏的經歷可以代代相傳,並成為我們的屬靈寶藏。神學院仍非常樂意與堂會在訓練和聖經教導上合作,歡迎堂會直接聯絡學院同工商討。我們更願意與所有信徒同受苦難,只為忠主所託,走完各自地上的路程。

結語:
通過上述教牧們的分享,我們實在可以體會他們心中的憂慮,也感受到他們願意逼切為主作工的心。盼望我們每一個也可像保羅在使徒行傳20章20節裏所展示的生命見證:「凡對你們有益的,我沒有一樣隱瞞不說的。」, 就是所有信徒也可以持守真道並在世跑完我們當跑的路,直至主再來的那日子。